视频与公众号

绘画是我中学时代的梦想。 那一年,美术老师把我的自画像作业作为范本展示的举动,触动了我迷恋绘画的神经,此后的每一堂美术课都成了我期盼的美餐,课余之间我也会自学自画涂鸦些东西。有一次,一位同学借给我一本贝多芬等十七、十八世纪世界著名音乐家的传记,这在精神食粮馈乏的当时很难觅得,我爱不释手,把它全部抄录在一本硬面抄里,并用铅化纸将每位音乐家的肖像临摹后,贴在生平的前页。如今,这些图画已成了我年轻时代爱好绘画的唯一见证。

后来,学校成立文化社团,下设写作组、美术组和出版组(书写黑板报),从当时四个年级60多个班级抽出30多名佼佼者分布其中。我很渴望成为美术组的一员,结果却成了写作组组长。从此,我专注于堆砌文字的欢乐与痛苦,并为未来的人生之路铺垫了良好的基础。遗憾的是,我与绘画就此别过,那个美妙的梦倾刻间碎成一地,随风飘零。 漫长的岁月里,每每参观一场高品质的画展或欣赏一幅幅打动心绪的画作,内心总会悄然萌动,但我钟爱的油画,总是以神秘、高深的姿态距我于千里之外。 直到2016年7月,朋友圈的一条"东华大学橡皮笔创意油画班招生"的信息,为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油画,我的奢望!零基础?可以吗?! 满怀好奇与期待踏进东华校门。

正值橡皮笔绘画沙龙一周年庆典,专家与画友相聚一堂,总结成果,规划未来。 简朴而务实的庆典仪式后,每人领了一大包油彩和数支橡皮笔,橡皮笔发明者东华大学教授韦康老师就宣布开始画画。

开画?开玩笑吧? 是的,你画,老师在旁边观察。 无奈我选了一张最简单的图片,挤出大致需要的色彩,举起手中的橡皮笔,忐忑地开始绘制人生的第一幅油画。 画完后,老师过来了,指导了一些用笔的方法,修正了一下细节,鼓励说,第一次绘画用笔就很老练,有画才,坚持下去定会出彩。 看着自己粗糙的习作,听着老师暖心的鼓励,心里生出满满的快乐与期待。

第一幅:彩霞满天

原来这是韦康老师激发学画者潜质并因人施教尝试的教学方法。而他发明的橡皮笔,介于油画笔与刮刀之间,使色彩运用更显丰富,挥笔之间更觉豪爽。神秘莫测的油画可以以这样轻松愉快的方式学习,真让我喜出望外! 于是第二次我选了一张有点难度的图片,充分发挥橡皮笔绘制树干、树叶和砖墙的奇妙魅力,画完后感觉不错,发到朋友圈,许多人惊呼:进步神速呀!

第二幅:小树伴老屋

接下来我想画一幅对我来说难度很大的画。画前我问韦老师:这幅画我可以画吗?老师说想画你就大胆地画。 毕竟是零基础,画得很艰难。最后在老师的帮助下,画到夜幕降临才收工。我对老师说:对不起,以后我会循序渐进。但这幅画我会再画,争取一年以后画出她的神韵。

第五幅:晚霞

我为这幅画取名《晚霞》,她取材于2014年东欧之旅的一幁照片。画面的地点比邻捷克著名古城克鲁姆洛夫,人物是一对年逾七旬的夫妇,先生是画家,每到一处的素描令人赞叹,女士是浦东新区合唱团演员,优雅的举止成了此行自然的麻豆。那天傍晚,我们在古城晚餐后返回住宿的小镇,打算梳洗后再次进城观赏夜景。走着走着,我被眼前的画面震慑了:东欧中世纪小镇的街道上,一对儒雅优美的东方老人,在晚霞的余辉里悠然渡步,此景此情……于是,我举起了手中的相机。

中秋节前去给老爸老妈送月饼,顺便送上了这幅画。老人家喜形于色:这个好,这个比月饼好。老妈还趁势索要:妹妹搬家不久,买了两幅画价格很高,却还没有你画的好看呢。有空能不能帮她画两幅啊?呵呵,这样的要求,我有理由拒绝吗?

如今,画画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几天不画就若有所失。

第六幅:秋映白桦林

绘画很快乐,但也有痛苦的时候,当你想表达的东西没法呈现,感觉无从下手时,那种沮丧与无奈,是很折磨人的。但正是经过痛苦的磨砺,画技才会有长进。

第七幅:农家


这些日子,朋友们看了我的画作惊讶地夸我:你太有才了!你太厉害了!我有些得意,但我心里很清楚,其实不是我有才,而是我们大家都有才,只是我们的潜能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而已。是神奇的橡皮笔,让我们这些酷爱绘画却没有基础、没有机会的绘画爱好者可以走近油画,尽情地释放心中的欲望;是橡皮笔的发明者韦康教授倾心致力于油画的普及,让油画不再那么神秘、高深、遥不可及!



返回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