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康画展《心中的城市》在沪隆重开幕——解读韦康用橡皮笔挥就的“谈情说爱”作品(二)

2016-11-10 14:30:40

记不清韦康光在上海就办过多少画展,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采访他时,他跟我说过,他的办画展的速度,画风推陈出新之快,令他一些同学,如俞晓夫、周长江、黄阿忠,都感到惊讶。我与方世聪先生认识,也是他陪我去的,后来我与方世聪先生成了莫逆之交,而他却很少在方世聪老师的其他学生一样出现在方世聪老师的画展开幕式上,方世聪老师也很少出现的韦康的画展上。他也与他的一些同学来往很少,很少相互捧场。记得由此我问过他,他说时间太紧张,我要笨鸟先飞,要画出真正自己满意的作品,所以要尽量减少应酬。老师、同学、画界朋友的画展,他大多避开开幕式去看,这样时间利用率高,也能静静的看到更多的东西,学到一些窍坎。这话对搞艺术来说,无疑是对的,但对拉关系来说可能是错的。他搞了那么多画展,画展在圈内的评价也颇高,他发明的油画工具橡皮笔也渐成气候,但是公众知名度却没有相应的水涨船高。然而,我去看他的画展,一如既往每次都显示他在探索油画的“新概念”,因此风格有很大变化,甚至变得认不出是一个人画的。有的变我不一定喜欢,或者说我是门外汉没看懂其中的奥妙,但他像孔子那样“行年六十而知五十九年非”的精神我不得不佩服,也期待画坛对他有应有的评价。而这次题为“心中的城市”画展,使我不得不佩服他的画坛苦行僧或独行侠的精神,转而对他的绘画成就的心悦诚服。因为我看到以前他似乎相互孤立、对峙、冲突的画风,在他新创作的几幅画里和谐共存,各种元素,相辅相成,相反相成,再看一些他的旧作,就看到了这些画的背后“韦康”,这就证明了对表现外界现象的种种艺术探索,最终是发现自己的天性,表现自己的天性,而被艺术地表现的天性,正是艺术能扣动人心弦,震动人灵魂的终极奥秘。我在这些画里看到的韦康,一个外表有些拘谨、羞涩,思想非常活跃,行动有些木纳,意志非常坚定,似乎把功利看得很淡,其实自视很高的傻小伙。别人也许看到另一个“韦康”。只要观众在画中看到了从色彩、构图中感到了另一种精神气息,这就是好画而不是行画。但好画也有层次,韦康的画从来不乏精神气息,也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但刚强有余,柔美不足,就像新手上台,很卖劲,不自然。现在他的新作自然了,不追求什么风格,却让人感到“韦康风格”真趋成熟。衷心祝贺他的探索取得成就,让我这门外汉也看懂了。





返回上一页